今天已有 70 位用户得到了商梦的专业解答
是这样的,我对营销还是有两下子的,您可以告诉我您的营销疑问,反正也不花钱,对吧
您的疑问(选填)
您的电话:

手机号输入有误

手机号输入有误
提交成功!

稍后严选师将致电您,为您提供免费营销咨询服务


关注镖狮公众号

免费营销课程

海量营销攻略

专家在线解答

业务案例展示

提交失败!

您的需求发布失败,请检查网络后重新发布或致电400-9010-860联系我们


关注镖狮公众号

免费营销课程

海量营销攻略

专家在线解答

业务案例展示

外贸vpn,疫下外贸谋生众生相,万般皆苦唯有自渡?

分享到 微信二维码
author author 文章时间 2022-06-30
市场最关键的优势不在于分配效率,而在于信息的自有流动。 ——哈耶克 《通往奴役之路》 疫情已经三年了,不仅信息…

市场最关键的优势不在于分配效率,而在于信息的自有流动。

——哈耶克通往奴役之路

疫情已经三年了,不仅信息不流动了,市场还失灵了。贸易战还没完,还有随之而来的大国阵营。货运和原材料还在涨,代理人战争又开始了。

时代的一立灰,落在每个人的头上就是一座山,压倒众生。 而今时代的一座山落在了每个人的,却了无生息,就像众生它从未来过,山也从未发生过。

疫下众生百态

在国家当前大干快上发展高科技的当下,解决卡脖子芯片和国家安全的“大炼钢”时代背景下,他们那蘸着血汗的没有技术含量的产品,更显得微不足道、显得多么的不符合时代,显得多么的卑微。在时代的映衬下,甚至还有那么一丝的悲凉。

多年来,我们服务了大大小小近万家外贸企业,多数都是中小企业,小微企业,甚至还有SOHO,内心感慨万千。有一种企业家的眼神,让我每每看到都特别的揪心,他们眼神中的“对世界没信心、对未来迷茫、对当下更是无能为力,但是仍然需要爬起来的那种挣扎。”每次回想起那种眼神,回到办公室,都会忍不住的要到厕所干呕一番,因为那个眼神,特别揪心。

他们,一直是用蘸着中国人血汗的货去换美国的一块芯片来支援国家发展的事;

他们,为中国崛起立下汗马功劳,却显得卑微,成为很多人眼中的“韭菜”;

他们,勤劳本分地一厘一分地赚取外汇,却被天天被审查VPN;

他们,在疫情下官方报道力挽狂澜,却鲜有人看到、听到这个行业里的挣扎;

是的,大家都关注我们过的好不好,没有人关注过我们过得累不累。

想了好久想为外贸行业发个声,写下这个吧。为众人抱薪者,不可使其冻毙于风雪。

血汗工厂撑起的中国

前言


清华大学在2020年初访问过995家中小企业,85%的中小企业无法是封锁限制下生存3个月。记得,这里是中小企业,不是小微企业。同样时间,高盛也做了一次调查,调查了10000名小企业主,51%的小企业主表示自己无法撑过3个月封锁限制。

三年已过,不知道,他们是怎么熬过那么多的死亡3个月的。

也不知道官方到底做了什么?


坐标:浙江 作者:匿名 来源:知乎

用自身实际经历来回答的话,只能说很难,看不到希望。

坐标杭州+绍兴,家里开着传统的纺织面料工厂,99%出口,疫情这几年碰到了太多的黑天鹅,而且都是任凭你如何努力都无法改变的局面,感受到了深深的无力。

疫情前的2018和2019年,公司销售都差不多9000+W,传统实体企业,利润不高,但是赚个几百万还是有的。但是~

疫情第一年,应该是2020年3月?我们这边封城一个月,解封以后,接了很多各个国家的订单,可以说是我从业以来,公司单月生意最好的记录。殊不知,噩梦马上就开始了。。。。。。

为何会突然下来这么多订单呢?原因是封了一个月,疫情的严重性让其他国家开始恐慌下单备货,生怕中国会再次封城。接了这么多的订单,第一时间就是开足马力生产,然后等到一个月之后开始准备出货了,发现全世界其他的国家开始了封城。。。然后就尴尬了,客户给的定金最多20-30%,很多老客户都是10%定金,但是我们欠供应商所有的货款,最迟也都是月结,也就是说,中间的差额80%左右的资金,都是我们自己垫下去。国内的第一波疫情,在全国人民的努力下,其实很快的回复正常了,但是国外那些朋友,就没有这么幸运了。2020年年初的那些货,平均在我们仓库里放了半年,才陆陆续续的开始出货,而且绝大多数都给客户打了折扣(这也不能怪客户,毕竟国外疫情控制的非常差,而且经济也受到影响,我们为了能让资金能尽快的周转,也只能同意打折)。

有兴趣的朋友还可以看一下2020年整年的美金汇率波动,这一年时间人民币疯狂升值,也让我们血亏了无数。综上,2020年公司大概做了7000+W的销售,汇率的损失+资金周转带来的额外利息支出,直接导致了当年血亏。

疫情第二年,2021年,更加魔幻的故事开始了,海运费暴涨无数倍。举个例子,正常时间我们出印度的一个40尺高柜的集装箱,从年初的海运费2000-3000美金,到当年最高点的时候已经飙升到了15000美金。这就出现了一个很大的问题:

1.我们给客户报价的是CIF价格,包含了海运费,那么我们就需要额外支付大概5W-10WRMB的运费,而我们一个高箱的纯利润,顶天了不可能超过5W。

2.我们给客户报价的是FOB价格,不包含了海运费,那么客户就需要额外支付大概5W-10WRMB的运费,我想我的客户也没有这么多的利润吧。

结果就是,我们付海运费的客户,催着我们出货,我们为了维护客户,也只能亏钱出货。而客户付海运费的单子,就跟去年一模一样,在仓库里平均又放了好几个月。而且因为海运的问题,船期普遍延误,正常30天能够到港的船,60天能到港已经谢天谢地了,90天到那也变成是合情合理。

2020-2021这两年,因为各种各样的问题,导致我们回款非常的慢,之前平均回款周期大概45天,这两年,直接翻倍,变成了90天。2021年底的时候,公司内部大概算了一下帐,年销售额8000W左右,应收美金350W,算上退税,约等于2500WRMB,等于有3个半月的销售还没收回来。加上仓库里在等出货的1000W+存货,再加上原材料和半成品材料1000W+。等于全年用了5000W+的资金,做了8000W的销售。这样的资金周转和利用率,已经不配算利润了,算算亏多少才合理了。

然后更加魔幻的2022年开始了,俄乌战争爆发,乌克兰我们公司有10多万美金的货还在海上漂,客户已经逃到了其他国家,给我们看的视频和图片里,他的店面和仓库已经被炸的一塌糊涂,客户也说现在没有能力付款提货,以至于这笔钱几乎就是没了。俄罗斯到现在为止,收回来了一部分货款,还有40-50万美金的货款还没收回,也不知道会怎么发展。其他有出货的国家,比如黎巴嫩政府和央行破产,斯里兰卡国家动乱等等这些情况,我都已经不想提了,说多了都是泪。

疫情开始到现在,公司每年都亏损的很稳定,且面对这些亏损都束手无策。今年国内疫情反复,供应链各方面都出问题,加上国外的战争和动乱,基本可以肯定,今年又是亏损稳定的一年。幸好之前公司负债不多,家里这两年抵押了不少厂房土地加个人名下的住宅,总算还能扛着。但是最关键的是今年依然看不到希望,且能抵押的也都抵押了,后续的现金流也不知道还能支撑多久,家里已经准备关闭一部分车间来缓解压力了。

希望下一次,我来回复自己帖子的时候,是公司重回正轨,而不是关门歇业吧。

引用来源:https://www.zhihu.com/question/528268262/answer/2455222313


坐标:未知 作者:宝田何田田 来源:知乎

看到这个问答,心真是又伤痛一次,不敢回头看。今天是破产一个月纪念日,3月30那天遣散了员工,退了办公室。其实员工也没多少了,隔离了一些,没回来的还有一些。我素来好强,人前都忍着,笑着送他们离开。回到车上,眼泪喷涌而出。餐饮公司,三年疫情导致业务一直不振,财务报表都不敢看,早就知道没希望了,但到了这最后时刻,还是有撕心裂肺的痛。

员工走的时候都哽咽了,这么多年一起走过来,挺有感情的。我是小公司,没那么多规章制度,大家在一起就是信任和凭自觉。他们每人拿了一件全新的绣有公司logo的工作服,说留个纪念。我看着车上一摞一摞崭新的工作服,感觉不能呼吸。趴在方向盘上嚎啕大哭,大脑一片空白。

其实,从2020年年底开始公司现金流就不好看了。我为了维持公司运转,卖了一套房。后来又为了有新的机会,隐瞒真实身份去了一家公司打工,销售总监的工作经常喝吐血。又要上班,又要顾着自己那一亩三分地,基本没得休息。做销售,很大程度上就是耗时间精力去刻意的维护关系,非常熬人。这边赚点钱,那边马上发下去。每个月来五去五,一场空。

说回我个人情况,家里原来是有钱。但是我爸生意过时了,加上后来他外面生了个小弟,就基本没我什么事了。后面的一切都是靠我自己。想到做标书熬过的通宵、客户陪喝到挂水、领导的随叫随到。也想到那些员工陪我走过的风雨,甚至一起打过的架。走到这一步,有太多无奈,也很无助。创业十年,赚五年亏五年。十年时光一场空,徒增几丝白发。

目前天天被困在家,人快疯了。经常抑郁掉眼泪,自己是心理咨询师也搞不了自己。理论、方法、技术懂一堆,也于事无补。睡觉噩梦连连,一个觉总是分几段,每天感觉没精神,也没思想。想过用自己的人脉能力再去打工,投了几十份简历也是石沉大海。觉得可悲,前两天索性把所有招聘app都删了。

最后一笔现金加上微粒贷套的10万,遣散员工时发了,除了正常工资,最后每人给了5000块遣散费。他们不年轻,又没多少学历,实在不忍心,一点心意。他们现在去向何方,我根本不敢问,朋友圈再也没更新过。至于我自己,借呗借了5万,每月先还几百块利息,其它的就是现在的生活费。

我吃的不多,根本没什么胃口,就是每天要喝点酒,加上快递也停了,好像也花不了多少钱。挺颓废的。有时清醒时,就靠回忆活着。行尸走肉的。

引用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528268262/answer/2464065628


坐标:广东 作者:kevin yang 来源:知乎

疫情三年,我们在深圳坪山某片区,企业搬走的搬走,关闭的关闭,人不到原来的1/2,周围的小店、饭馆越来越少了,出租屋的价格也一直在降,去年8月厂房要到期了,可魔幻的是房东告诉我们房租要涨30%,没办法只有搬走。

搬到坪地,面积从4500平方减到1500平方,人员从高峰的73人,减到35人,到去年底,生意不好但成本低了还能维持。22年情况急转直下,1月开始订单腰斩,到了3月再拦腰一刀……

清明节假期后复产第一天中午,去食堂打饭,发现原来都7-8个品种,突然只有3个了,一问才知道,园区最大的厂无限期休假,还有几个厂人员也急剧减少,就餐人数从去年底的1400人,减少到不足400人,饭堂都开始裁员了。

上周最大的2个客户转单到越南和菲律宾,我们再次减员,目前员工不到10个人……

惨就惨在要么你彻底没单,我就放假了。时不时还有些小单,不做吧担心和客户的关系彻底断掉,做吧人工房屋水电比货还值钱。

去年之前,一工难求,今年只要你的厂子机器还在响,就不停的有人问:招不招工?

创业5年3年疫情, 迷茫……………

补充几句把,2年前,跟风做口罩的,一开始确实赚了一点,但很快又赔光,欠房租水电工资,连设备都不要跑路。赚到钱的是多年来一直做口罩的,资质齐全,质量有保障的。

引用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528268262/answer/2461728859


坐标:广东 作者:匿名 来源:知乎

开年就预计今年比较困难,所以去年底有几个工人提出离职之后只补充了2个新的工人,减少了4个人,对我来说这是目前来看最明智的事情。2020年生意还可以,2021年人就多了几个,基本上每个岗位都是两班制,年中淡季的时候就很被动,为了保证工人的上班天数只能被动做库存。今年终于可以灵活安排内部生产了。

2022年开年第一感觉就是没有2021年甚至2020年解封之后生意好,所有客户都跟我说今年很少订单。一般开年后因为年前下给五金厂的订单相对而言3-4月都是比较忙的时候,今年并没有这个情况。

然后就是3月份东莞深圳的疫情。让我差点资金链断裂,要付供应商的货款,我的客户在封控中,不能开工也不能收钱。熬过封控4月中突然没有订单了,客户跟我说市场突然很安静,没有订单。五一破例放了3天假,过去很多年基本上最多放2天,我听说有的客户放了9天。基本上大部分都是3天以上。今年整体市场是趋冷的,需求端的问题。不管是国内还是国外。除此之外还有一些事情。清明期间广东清远出了个安全生产事故,然后节后我们本地的应急管理局召集开会之后出了个新政策,要求当地同类的企业由负责人互相去其他企业检查,如果出事就是连带责任,相当于连坐嘛。同类的企业大部分是竞争对手,这一波干得漂亮。

然后我一个朋友,年产值过10亿的被当地的政府下令限期搬走,当地政府明明白白告诉他,高能耗高污染的企业广东不欢迎你们。

现在每天送货第一件事就是让司机每天做一次核酸,不然很多地方去不了。

有时候做企业也真是身心俱疲,不只是要考虑盈利的问题,还有各个方面大环境的问题。做到今年年底不做了,不是因为亏损,今年收入还可以吧,工厂运营这块做得比较好。哪怕被淘汰,也应该是最后几个。

纯粹是觉得有点累,想找个学校回去读书。

引用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528268262/answer/2461728859


下面是分析数据的内容

4月的PMI 已经出来了,制造业断崖式下滑。

然而如果认真关注一下,就会发现在目前非常恶劣的形势下其实有更惨的部分,那就是两极分化。大型企业的数据不管是增速,利润率相对而言还不算差,但是中小企业的数据就很差了。

小型企业景气度长期在荣枯线下徘徊,这证明了贸易战之后小型企业的处境其实并没有改善过。疫情期间有短暂的好转,但是并不长久。

今年中型企业的景气度也直线下降。

唯一还算可以的是大型企业,证明在弱势的环境下大型企业利用自己的各种优势可以继续获得增长。

现在经济出现的问题是需求端的问题,经济发展的三驾马车投资,消费,出口。

出口端因为疫情,国际关系加上国外通胀导致需求意愿下降再加上产业转移最终出口订单减少。

消费端因为国内消费者收入下降加上对未来预期不确定性增加导致国内需求减少。

投资的话政府更多支出在防疫上加上土地出让金减少叠加地方债务风险,另外企业对未来预期变差导致投资再生产的意愿降低。

未来要面对的就是有限的订单,中小企业在和大型企业的竞争中完全不占优势,会慢慢被淘汰。而中小企业提供了60%-80%的就业。所以,结论显而易见。


当下,恐怕连鲁迅的呐喊都已经喊不出来的了、吧?

毕竟我们当下的GDP是非常棒的,是稳中向好的。

用面壁星空的一个回答来作为这篇文章的结尾吧。


坐标:未知 作者:面壁星空 来源:知乎

聊一件小事吧。

20年初疫情控制住后,

就有一个年轻母亲背着一个不到一岁的娃娃开始给我公司送邮件。

第一次见他们母子时天气还有些寒冷,

她进门的时候,

后面背着一个厚实的宝宝背带,

还围着一个像小棉被的东西在外面,

我开始以为是个什么大邮件的包裹,

结果仔细一看里面是个带着儿童口罩的宝宝,

那个口罩明显还是有点大,

几乎快把孩子的眼给遮住了。

记得当时心里不觉一阵酸楚,

也就这样,

我们几乎是看着这孩子从襁褓到走路的,

直到今天下午,

她又带着颠颠跑的小男孩来送件,

这一送就两年多。

我从未和这个母亲说过话,

也不知道这对母子为何会这样,

不知道孩子的父亲在做什么,

他们一定是有自己的难处吧。

看着满大街越来越多的外卖小姐姐和中年跑腿男女们,

心中滋味说不出的难受以及背脊的阵阵寒意。

看来,这个世界回不去了。

那个初春寒冷的早上,那双从襁褓中露出的眼睛,让我至今也忘不了

引用来源:https://www.zhihu.com/question/528268262/answer/2455342089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加我微信: sumwb886 备注: 外包

免费领推广引流方案+100种卖货方法


相关文章 更多>


Copyright © 商梦外包. All rights reserved.商梦网校 版权所有 苏ICP备14047127号-16 SiteMap

咨询
电话
联系我们
客服中心
联系方式
400-9010-860
- 在线客服
微信号:sumwb8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