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已有 70 位用户得到了商梦的专业解答
是这样的,我对营销还是有两下子的,您可以告诉我您的营销疑问,反正也不花钱,对吧
您的疑问(选填)
您的电话:

手机号输入有误

手机号输入有误
提交成功!

稍后严选师将致电您,为您提供免费营销咨询服务


关注镖狮公众号

免费营销课程

海量营销攻略

专家在线解答

业务案例展示

提交失败!

您的需求发布失败,请检查网络后重新发布或致电400-9010-860联系我们


关注镖狮公众号

免费营销课程

海量营销攻略

专家在线解答

业务案例展示

优哈女包是品牌吗(优哈女包质量怎么样)

分享到 微信二维码
author author 文章时间 2022-05-26
“你看, 雨下的这么大。” 难道下雨就不能出行了? “我不放心。” 温纯就知道纪淮抒是只狡猾的狐狸,一步一步,…

“你看, 雨下的这么大。”

难道下雨就不能出行了?

“我不放心。”

温纯就知道纪淮抒是只狡猾的狐狸,一步一步,早就设计好了。

“好不好?纯纯?”

“我没换洗衣服。”温纯最后还要扯一个理由。

“家里有烘干机,再说了, 你可以穿我的衣服当睡衣。”纪淮抒一一对应着。

温纯沉默, 她咬咬唇, “我住哪间?”

纪淮抒笑着, “随你。”

温纯连忙推开他,“先吃饭。”

纪淮抒心情大好, “我现在感觉胃口好了。”

橙色的灯光, 两人面对面的坐着。温纯心里紧张不已, 虽然看过听过,也偷偷想过, 但是真到了这一步,她还是有些不知所措。

纪淮抒给她盛了一碗鱼汤, “尝尝,阿姨炖的鱼汤味道很多。”

温纯喝了一口,鲜美的味道让她有些惊讶。

纪淮抒又给她夹了一些蔬菜,温纯挑食,不爱吃根茎叶的蔬菜。上次他发现了问过她, 她说难嚼。小时候嚼不烂,不肯吃蔬菜, 久而久之, 就不爱吃这些蔬菜。

温纯看着碗里的蔬菜, 勉为其难地吃了下去。

纪淮抒道:“挑食不好, 多大的人了, 还改不了。”

温纯反驳:“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喜好。苦瓜营养价值高, 可你看有多少人是爱吃的?”

“挑食的理由倒是一套一套的。”纪淮抒顿了顿,“希望孩子这点不要像你,不然以后上幼儿园吃饭是个大问题。”

温纯愕然,他想的可真远。

“快喝汤啊,不然冷了就腥了。”

吃过晚饭,温纯和纪淮抒将餐具一一放到洗碗机里,两人回到客厅,电视里正在播一部校园剧,俊男美女的搭配。

两人窝在沙发上,享受着这一刻的安宁。

纪淮抒几乎从不看这类电视剧,这会儿倒是看下去了。他点评道:“果然还是要主动。不过我们读高中时,有女生会这么追男生吗?”

温纯歪过头,“我周围是没有,女生毕竟要面子的。男生主动的很多。”

“是吗?”纪淮抒的手卡着她的腰,“你高中的时候,有男生向你表白?嗯?”

温纯默了一下,忽而一笑,“彼此彼此吧。”

纪淮抒摇摇头,“我没有。”

“怎么可能?”温纯一脸不信。

“因为除了上课,我周围都有保镖。”纪淮抒无奈一笑,“以至于我都没有什么交心的朋友。”

温纯突然想到了一副画面。纪淮抒的身上贴着标签“生人勿扰”!

“笑什么?读大学之前,我的童年也很凄惨的。”纪淮抒苦涩道,“你们周末还能和同学约着一起出来吃饭、去游乐场,我完全没有这样的体验。”

“纪同学,等有时间,我陪你去,你想坐旋转木马还是海盗船呢?”温纯咯咯直笑。

纪淮抒挠着她的痒痒肉,“嘲笑我?”

“不敢!”温纯的眼泪都笑出来了。

他的眼里含着宠溺。

四目相视,她渐渐察觉到他的变化。

纪淮抒温热的唇角划过她的脸颊。

温纯咽了咽喉咙,“我去洗澡。”

纪淮抒看着红彤彤的耳垂,应了一声,“柜子里有新的毛巾,还有牙刷。”

温纯拿着手机,立马走了。

纪淮抒幽幽问道:“你洗澡还带手机?”

温纯的小心思被他看穿了,“我喜欢一边洗澡一边听歌!”

“喔。”他故意拖长了语音,“浴室有音响,你可以尝试一下。”

温纯脚步一顿,“你家真高级,真心的赞美。”

不过,她没心思听歌。坐在洗手间的马桶上,她握着手机,这会儿也没有军师可以咨询了。江黎黎单身,温苒是个伪军师,纸上谈兵倒是可以,实战经验还不如她自己。

等温纯洗完澡,套上纪淮抒的t恤,t恤刚刚遮住她的大腿,露出一双笔直的大长腿。

她看着浴室柜上摆放的瓶瓶罐罐。一套女性护肤用品,连身体乳都有。她是不是该赞一下男朋友的细心?

纪淮抒坐在沙发上,看着手机里的消息。

温纯这个澡,足足洗了四十多分钟。等她出头的时候,头发用毛巾包着。

纪淮抒真怕她缺氧。他的衣服在她的身上,松松垮垮的,她一动,就露出了半个肩头。

“怎么没吹头发?”

“我刚把衣服烘干了。一会儿来吹。”

“我去拿吹风机。”纪淮抒起身去了浴室,很快回到客厅。

温纯坐在沙发,他站在她的面前。

女孩子的头发又长又细,还有点儿卷。

纪淮抒第一次给人吹头发,动作不熟练,没控制住,扯了两次她的头皮。

温纯疼的抽气。

“我小心一点。”

“我头发本来就少,还被你扯掉,你让原本就贫穷的家庭雪上加霜。”

“回头我赔你!赔你一顶假发,保证以假乱真。”

温纯抬手轻轻锤了一下他的肚子,随后脸也贴在他的肚子上。“纪淮抒,我大哥有六块腹肌。”

纪淮抒脸一沉,“你看温续的肚子?”

“没有!”温纯小声道,“温苒告诉我的。你不要乱吃醋!”

“你不要动,一会儿又扯到你的头发。”

等吹干了她的头发,纪淮抒才知道,女孩子挺不容易的。吹个头发将近半小时。

温纯轻轻撩了撩头发,“辛苦啦。”

纪淮抒沉沉地看着她,“只有口头感谢?”

“那我给你微信发个红包?”

“我可不要红包。”纪淮抒长臂一伸,将她拉近怀里,接着吻住了她的唇角。

一个吻就让一切变得一发不可收拾。

纪淮抒抱着她进了卧室,躺在那张大床上,很快她身上的t恤被他扔到了地板上。

第一次结束的时候,她浑身的骨头都散了。

真的很疼。

等到第二次,她才感觉愉悦。那种身心毫无阻碍的交流,两人合二为一,真正的属于彼此了。

纪淮抒拥着她,手轻轻地抚摸着她的背,“好了些没?”

“我觉得明天都好不了!”温纯觉得真的不太公平了,女人总要经历那么多痛,第一次痛,生孩子痛。可男人呢?只管享受!

“明天请假,在家休息一天。”纪淮抒心疼不已。

“不行。周一例会,而且现在还在录节目。不好请假。” 温纯抬手,搁在他腰间,一会儿又摸到他的胸口。

虽然知道男女之间的身体差异,她还是有些好奇。纪淮抒平时健身,还是有点胸肌的。

“你不想睡了?”纪淮抒捉住她乱动的手。

温纯眨眨眼,嘴里嘟囔,“我就摸摸而已。”他刚刚那么对自己,她的胸现在还胀胀的。

“去冲个澡再睡,会舒服些。我抱你去。”

温纯被他抱进了洗手间,她却没有勇气让他帮自己洗澡。

纪淮抒被她赶出去了,他站在门外,压了压眼底的笑。

温纯冲了一会儿热水,确实舒服了很多,等她无意间低头一看,身上多处吻痕,简直没眼看了。

温纯从浴室出来时,对上纪淮抒的眉眼。

“好些了吗?”纪淮抒伸手扶住她。

温纯的脸热热的,她点了下头。

纪淮抒已经把床单换了,两人重新躺下,鼻尖都是温馨的味道。

温纯一时也睡不着,她翻了翻身子,头枕在他的手臂上。

“怎么了?”

“可能是换床了,睡不着。”

纪淮抒的脸蹭了蹭她的鼻尖,“还疼吗?”

温纯默了一下,“好多了。”

“听说女生第一次都会疼,以后就不会了。”纪淮抒解释道。

“我知道。”温纯瓮声瓮气地回道。

纪淮抒笑,轻抚着她的后背,“睡吧。”

温纯又换了一个姿势,脸朝外,纪淮抒在她的身后。

不一会儿,她终于入睡。

纪淮抒听见她沉稳的熟悉声,终于放下心来。

第二天清晨,雨停了。晨光微露,又是一个美好的开始。

温纯早醒,她一动,纪淮抒也醒了。

纪淮抒声音沙哑,“怎么了?”

温纯揉了揉眼睛,“几点了?”

纪淮抒瞄了一眼床头柜上的钟,才五点一刻,再睡一会。

“我的手机还在客厅,我去拿手机。”她刚要起身,纪淮抒按住她,“我去拿。”

“唔。”

纪淮抒去拿回了手机,又倒了一杯水。喂了她喝了一大半,剩下的他喝了。

温纯翻着手机,昨晚好几个人给她发了信息。黎漫说这周五晚上聚会。

纪淮抒贴近她,“在看谁的信息?”

“本科的师妹,她说这周五晚上我们专业有个聚会。”

“你准备去?”

“人家邀请我了,今年正好在c市,我去一趟也方便。”

“等结束时我去接你。”

温纯敷衍地答应。

“不想我去?”纪淮抒瞬间读懂了她的意思。

“肯定有人认识你。”

“到现在你还不想公开我们的关系?”纪淮抒一大早磨牙了。

温纯侧首,“低调低调!至少等这档节目播出啊。万一有影视公司看中我,想签我呢。”

“你想得美!”他贴近她。

温纯瞬间察觉到危险了,连忙推开他,“不行!”

纪淮抒吻了一会儿,有些无奈,“再睡一会。七点我叫你。”

温纯抬手抱住他的腰,脸埋进他的胸口,“纪淮抒,我比以前更喜欢你了。”他尊重她,包容她,又宠爱着她。

纪淮抒轻吻着她的额角,他何尝不是呢。

早晨,纪淮抒开车送她去公司,温纯因为赶时间,只能在他的车上化妆。

下车时,纪淮抒伸出手,替她理了理头发。

“我走啦。”

纪淮抒嘴角噙着笑,朝她点了点头。

明明两个人同龄,他竟有种比温纯大几岁的感觉。难道真如张叔所说,他少年老成?

上午的会议,大家汇报完手里的工作。江韫又重点提了一下实习生的项目。本周开始实习生就要开始参与现场装修了。

江韫又和温纯、郑晓萌讨论了几句。

温纯正回复着:“a组的设计图我已经看过了,黎漫和房主也沟通过,房主同意了这个设计方案……”

突然间大家的目光都落在她身上。

温纯不解,“怎么了?我哪里说得不对?”

“温纯,你无名指上的戒指?”李以宁也有些懵,戒指上的钻石可真够大的。

温纯恍然大悟,昨晚纪淮抒给她戴上以后,早晨出门,她忘了摘了。

“温纯,你偷偷结婚了?”郑晓萌问道。

众人都看着她。

温纯轻轻嗓子,“我的事等会再说吧,先开会。”

江韫也愣住了,“大家继续开会,私事等散会后再说。”

等会议一结束,大家围过来,欣赏着温纯的戒指。

“这有8克拉了吧?”

“温纯,你也太不够意思了!谈恋爱竟然都不说一声。”

……

温纯双手合十,“各位小仙女,对不住,回头我请大家吃饭,我赔罪。”

“那得把你男朋友叫上。”

“行!他最近工作有点忙,等我们节目录制结束,我让他过来,请大家吃饭。地点你们选!”

“果然财大气粗!”

温纯笑笑,悄悄将手背到后面。

纪淮抒求婚后, 两人在一起相处起来似乎自然了。

周三晚上,纪淮抒和温纯一起回家。

温母见到未来女婿,满眼的笑意, 她打心眼里满意。最重要的是, 她能看出纪淮抒对女儿是真的好。为女儿的终身大事, 她操心了这么久, 现在终于可以放心了。

吃饭的时候, 温父申请喝点酒, 温纯不同意。

温父委屈, “就喝一杯。淮抒第一次来家里, 我高兴嘛。”

“一滴都不行。”温纯随手拿了一瓶雪碧,“喏,就把雪碧当酒吧,看着都一样。”

“这哪能一样, 淮抒,你说是不是?”温父开始找盟友了。

纪淮抒轻轻一笑,“伯父, 还是听纯纯的吧。”

温父敛了敛神色, “淮抒,这样可不行。男人在外都要应酬的, 酒文化是传统。”

纪淮抒看了一眼正在端菜的温纯,“我尽量少喝。”

温父小声问道:“纯纯管你了?”

如果她管, 他甘之如饴。

温父咂舌,“她做了十年班长, 很会管人。”

这顿饭吃的其乐融融。

温父说着温纯小时候的事, 纪淮抒认真的听着。“她刚学钢琴的时候, 曲子弹不好就哭, 直说不想学了。”

“有吗?”温纯怀疑。

温母道:“有一次气的锤钢琴。琴键都被她锤的音色都变了。后来我只好找调音师回来修。当时我真是心疼死了。”

温纯直笑。

纪淮抒望着温纯,“看不出来,你小时候脾气也挺大的。”

温父连忙替女儿说话,“上小学就好了,特别是当了班长以后。”

纪淮抒笑:“还是个官迷啊。”

吃过饭,温纯接到黎漫的电话,建材上的事要和她商量一下,她回了房间。

温父温母和纪淮抒在客厅,温母拿出了温纯的相册。“这都是她的。”

足足八本,保存的非常好。可见,温母对女儿的用心程度。

纪淮抒一一翻着,温纯刚出生时长得有点胖,三岁开始变得清秀可人了。

温母道:“纯纯小时候像小男孩,又有点胖,后来越长越好看了。我特意买了相机,就是想给她拍照,每次拍完都会洗照片。”

纪淮抒抽出一本,正好是她上高中阶段的。温纯穿着秋季校服裙,扎着马尾,亭亭玉立,还真是好看。

“本来我想让她考外语学校的,她自己不愿意。”温母笑道,“不然你们早就认识了。”

纪淮抒喟叹,“是啊。这张照片什么时候拍的?”看周围环境这是在高铁上拍的。

“是去参加艺考。”温母叹了一口气,“后来她扭伤了腿,就放弃去北舞了。”

纪淮抒看着她照片,她笑意妍妍,对着镜头比着剪刀手。可想而知,当时她去北舞面试应该是很开心的。

温父也感慨,“舞蹈老师都说纯纯是跳舞的好苗子,可惜了。要不是季染染那孩子下楼撞到她,纯纯也不会摔下台阶。”

“季染染?”纪淮抒疑惑地问道。

温母道:“那孩子也不是故意的。都过去这么多年了,你别在耿耿于怀了。”

温父可不信。

纪淮抒没再多说什么。

温纯打完了电话,走房间走出来。“你们在聊什么?”

纪淮抒笑着:“看你小时候出糗的照片,没想到你小时候是个小胖子。”

温纯自己都好久没看照片了,她翻了翻。

纪淮抒见她沉默,问道:“事情解决了?”

温纯叹了一口气,“他们买好了材料,但是资金超支了。”说完,她又笑了起来,“节目肯定是故意的。”

“看来想进悦心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温纯笑着,“我当初你在夸奖我。”

一直到十点多,纪淮抒和温纯一起离去。

温母站在门口,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脸上的笑意突然散去,心里有些感伤。

“怎么了?”温父察觉她的情绪有点低。

“纯纯就这么走了。”

“她回自己家,怎么了?家里还有只猫,要她照顾。”

温母:“……”

“再说了,她也大了,总不能天天和我们在一起啊。”

温母:“你说的是。”真是懒得和他说了。

两人上了车。

温纯正在系安全带,纪淮抒没有开灯,车内昏暗。他转过头来,突然开口,“你怎么没告诉我,你高三脚受伤是因为季染染。”

温纯愣了一下,随即一笑。“我爸说的吧。”

纪淮抒应了一声,“怎么回事?”

温纯轻轻握了一下拳,“我受伤后,她来医院看我,哭的很伤心,向我道歉了。她是故意还是不小心,老师和我都不知道。”

纪淮抒抬手摸了摸她的发丝。“所以你们后来上大学后疏远了?”

“可能有这个原因。其实,我更倾向她是不小心的。”她不想把人想的那么坏。“你和她也共事了一段时间,你也应该能看出来,其实她人挺不错的。”

人这辈子,谁能保证自己一辈子不犯错呢。

“好了,开车吧。六月还在家里等我们呢。”

都说人和人之间相处久了,缺点就会一一暴露。而他们之间,却是优点慢慢被发现。

纪淮抒心里喟然,他差点就错过了这么好的她。

一周忙忙碌碌,转眼到了周五。

下班后,黎漫过来找她一同下班。

温纯见她已经补了妆,聚会这种场合,是不是大家都存了一点点比较的小心思。“他们都到了吗?”

“我们过去,估计大家都到了。”黎漫笑道,“师姐,今晚还有一个我们学院和你同届的师姐会来。”

“谁?”

“我不认识,记不得名字了,等会就知道了。”反正都是校友。

周五傍晚的车况非常拥堵,从市中心开到聚会的餐厅,竟花了一个多小时。

温纯已经习惯了,泰然处之。

下车的时候,黎漫有些急,差点摔倒。

温纯眼疾手快,扶了她一下。“反正都晚了,不急在这一时。”

黎漫苦笑,“我没想到c市的交通堵起来也不比b市好多少。”

“估计全国一线城市都差不多。”

两人边说边往包厢走去。

黎漫:“到了,就是这间。”她推开门,两人一前一后走进去。

里面的人看过来,“黎漫你终于到了。”声音透着惊喜。

有人认出了温纯,“温师姐,你好。我是16届的。”

“师姐,我们以前见过。”

温纯一一打了招呼。看着这一张张脸,她真的一点印象都没有。

随后大家聊起工作来,渐渐热闹起来。

“人都到齐了吧?那上菜吧。”

“没呢!孙清媛没来呢。我打个电话问问她到哪了?”

孙清媛。

温纯乍然听到孙清媛的名字,有些懵。短暂的几秒过后,她终于将名字和人对上号了。

孙清媛也是设计学院的,她隔壁班的同学,她们曾参加过同一个社团。

“师姐——”黎漫叫着她,“我之前说的人就孙师姐。”

温纯点点头,“我也好多年没见她了。她现在做什么?”

“她在s市一家设计公司,这次是来c市出差,听说有聚会,她才来的。”

温纯和孙清媛的关系很冷淡。两人曾经一起竞争过院花,又多次竞争过一等奖学金。有种“既生瑜,何生亮”的感觉。

当初也是孙清媛在游戏中,向纪淮抒提的问题。

“你喜欢温纯这样的美女吗?”

直白的问题,揭开了她内心的秘密。

孙清媛是早就看清了一切,最后借着游戏说破。目的很简单,让温纯难堪。当初她也成功了。

不多时,孙清媛到了。现在的她比大学时期更漂亮了,一身精致的职业套装,气质干练,手里拎着一款lv包包。

“抱歉,路上有点堵车,我来晚了。”

“没事没事。”

孙清媛一一看过去,最后目光落在了温纯身上。像是在找她一眼。

温纯面色依旧,表情清清淡淡的。

孙清媛朝她走来,“嗨,温纯,好久不见了。”

“好久不见。”温纯回道,嘴角只是礼貌的弯了弯,笑容并不热情。

“去年我们这届也搞了聚会,可惜你没来。”

“工作有点忙。”

“是呀。大家都问起你呢,只知道你在悦心工作。”

孙清媛性格外向,很擅长攀谈。即使许久不见,她也一点不会觉得尴尬。“听说你接了纪氏的项目,怎么样啊?”

“项目已经结束了。”温纯不痛不痒地回道。

“这么快?”

温纯笑笑。

“大家坐吧,边吃边聊。”有人招呼道。

孙清媛走到温纯一旁,坐在了她旁边。

温纯没什么反应。

在场的男士开了红酒,每人的杯子都满上了。

温纯本想拒绝,想想难得见面,没再说了。

酒过半巡,大家的谈话也渐渐放开了,从工作谈到感情,有人说明年要结婚,一时间气氛更热闹了。

孙清媛笑笑,“对了,前段时间,章维和他女朋友也来c市旅游了?”

温纯吃了一口冰草,味道有点寡淡,她不太喜欢。“我们碰了一面。”

孙清媛一愣,她倒是不知道。“温纯,你现在怎么样啊?有男朋友了吗?”

一旁的黎漫笑道:“我到悦心实习这么久,还没见到温师姐的男朋友呢!”

“温师姐,你有男朋友了?嗷!是谁说温师姐单身的!”

大家都注视着温纯。

温纯笑笑,一点也不恼。

倒是孙清媛脸色有些奇怪,她轻声道,“我以为你——”她的话没有说完。

以为她什么?以为她还单身?

“温师姐,你男朋友做什么的呀?”问话的人比她低一届的学妹,长的很可爱,脸上透着几分好奇。毕竟当年,她们也听说过一些关于温纯的传闻。

温纯端起玻璃杯,喝了一口水,“学金融的的上班族。”

“我猜温师姐的男朋友一定很帅!”

温纯笑笑,并未作答。

晚上的聚会一直到十点多,大家在饭店门口,一一告别。

毕竟下一次再见面还不知道何时何地呢?

黎漫喝了不少,温纯有些不放心。这时候,她的手机铃声响了。

温纯从包里拿出手机接通电话。

“结束了?”纪淮抒问道。

“嗯,一会儿就回去。”温纯四下看看,“你在哪?”

真是心有灵犀,纪淮抒笑笑,“我在饭店门口。”

温纯莞尔,“我喝了红酒也不能开车了,黎漫有点醉,我们先送她回去。”

“好。需要我过来帮忙吗?”纪淮抒语气轻松。

温纯扶着黎漫,柔声说道:“那就辛苦你了!”

“我的荣幸。”纪淮抒的声音低沉悦耳。

纪淮抒打开车门,信步而去。

当他一出现,就有人注意到了。

皎洁的月光下,男人穿着剪裁合体的西装,身形修长,气质卓然。夜色也掩盖不了他的风华。

秋风徐徐,树梢间的枝叶沙沙作响。

只见他朝着温纯的方向走去,最终停在她的身旁。“喝酒了?”话中带着几分宠溺。

温纯一脸温柔,微微仰着头看着他,和晚上聚会时判若两人。

黎漫瞬间清醒了,她立马站好,和温纯保持了适当了距离。

“师姐,这位是——”

温纯笑了一下,落落大方地介绍道:“我男朋友——纪淮抒。”

纪淮抒眸光清亮,他深深地看着她,伸出手握住她的。

众人腹诽,大晚上来给他们喂狗粮!

纪淮抒向众人点点头,“晚安好,各位。你们师姐害羞,不肯带我来。以后有机会,我请客。”

“好啊好啊!”

“那我们先走了,大家回去路上注意安全。”纪淮抒嘱咐道。

一旁的孙清媛从纪淮抒出现的那一刻,一直沉着脸,脸色变了又变。她怎么也没有想到,纪淮抒和温纯在一起了?

孙清媛敛了敛神色, 终于叫了他的名字,“纪淮抒,好久不见。”

三年多没见了。

纪淮抒望着她, 也不说话, 周身的气场强大。

孙清媛有些不安。

纪淮抒默了几秒, 开口道:“抱歉,你是?”

孙清媛的脸色瞬间白了,脸色僵硬。大概是从未想过纪淮抒竟然将她彻彻底底的忘记。

温纯也有一瞬的惊讶,他竟然忘记孙清媛了?好歹当初也在一个社团待了一年,每周都能碰上一面的。他的记性这么差?

孙清媛挤出一抹笑,“我们以前是一个社团的。”

“社团的人太多,我记不太清楚了。抱歉。”

孙清媛从包里拿出了一张名片, 递给了他。

纪淮抒接过, 扫了一眼,“孙清媛, 你也是室内设计师?”

温纯抿着嘴角,一言不发地站在那儿。她看着孙清媛的情绪渐渐低沉,从纪淮抒出现时,她的眼里还是些微光亮, 这会儿双眸沉寂毫无生机。

孙清媛微微一笑,“是的。有需要的话,可以联系我。”

纪淮抒拿着名片,他扯了一下嘴角, “我想可能不会有需要, 我女朋友和你是同行。”

温纯眸子的微动, 她现在终于明白纪淮抒的“反常”了。

还没有走的人将这一幕看的清清楚楚。

纪淮抒侧首看了她一眼, “回家吧。”

温纯:“喔, 好。”刚跟着他走了几步,她才想起黎漫。

黎漫连忙摆手,她才不要做电灯泡呢。“师姐,我一会儿打车回去。”

另外一个男生道:“我先送她回去,保证将她安全送到家。”

温纯点点头,“那以后再约。”

两人一走,剩下的人立马开始交流了。

“话说,你们不觉得温师姐的男朋友名字有点耳熟吗?”

“我也想起来了。”

“我们的本科师兄,经管学院的。”

黎漫望着远方,“你们可能还不知道纪师兄还是纪氏集团的太子爷。”

众人:“……”

孙清媛同样惊讶,当初她们都能感觉到纪淮抒的家庭条件应该不错。温纯和纪淮抒都是c市人,那么温纯早就知道了吧。

“时间不早了,大家早点回去吧。”

“孙师姐,你去哪里?我们帮你叫车。”

孙清媛表情缓和了一下,她摇摇头,“我直接打车去高铁站。今晚谢谢大家了,以后你们到上海,记得找我。我先走了。”

黎漫和剩下的几人等着车。

有个女生突然说道:“你们还记得,当初院里有人说,温师姐喜欢钓富豪的传闻?”

“有点印象。但是这是假的吧,感觉温师姐不是那样的人。”

“但是有人亲眼看到过,温师姐和一个开车豪车的男人很亲昵。”

黎漫皱了皱眉,“眼见也不一定为实,万一那个男人是温师姐的亲戚呢?哥哥或者叔叔?”

“会这么巧?”

“这短时间,我和温师姐接触下来,她人特别好。”黎漫义正言辞,真是有些气愤。

“我们也没有说她不好啊。你不要激动。”

“还有温师姐自己家条件也不错,她爸爸开公司的,家里资产大几千万也有的。虽然比不上纪师兄家里,但是温师姐本人条件也不错啊。”

对比普通人来说,千万家产已经很不错了。原来大家都是隐形富豪了。

黎漫又慢悠悠地丢了一句,“我觉得以前那些绯闻肯定是嫉妒温师姐的人造谣的。可惜过了几年,无法找到造谣者了!”

几个人所有所思,都觉得黎漫的话有道理。

“好啦,温师姐现在这么幸福,也没受什么伤害。我们就不要操心了。”

大家随后各自回家。

夜色安宁,城市的灯光五彩斑斓。

温纯坐在车上,好久都没有说话。她想着大学里的事,她和孙清媛接触的不太多,知道她学习好,家世也不错,为人有些心高气傲。

“在想什么?”纪淮抒问道。

温纯笑嘻嘻的,“在想某人刚刚故意装作不认识人家。”

“你和孙清媛以前关系怎么样?”

“点头之交而已,不是很熟。”温纯叹了一口气,她说起了一件旧事。

那次院花投票,孙清媛的票数一路领先,后来最后两天温纯的票数突然超过了她。最终,温纯票数第一。

结果,孙清媛的同学就说温纯作弊,用了投票器。

纪淮抒轻笑:“你这么一说,我想起来了。当时章维好像还帮你在男生宿舍拉过票。”

“那你帮我投了吗?”

纪淮抒沉默。

温纯呵了一声。

“当时我觉得这种评比挺无聊的。后来呢?这事怎么解决的?”

温纯自己都没有参与投票,怎么可能作弊呢。“黎黎有个朋友,是歌手,发动了她的粉丝,帮我投了票。”

纪淮抒不由一笑。“拿了第一名有奖金吗?”

“什么都没有!”温纯气愤,“我平白无故被污蔑,就为了一个我压根不想要的虚名。”

“你受委屈了。”纪淮抒觉得好笑,又心疼。

“也还好吧。后来我找计算机系的朋友,把这个投票黑了。”温纯撇撇嘴角,“孙清媛那次是故意向你提问的。”

“后来我知道了。”纪淮抒抿了抿嘴角,“抱歉。”

“都过去了,你也不要再放在心上了。”温纯早已释然。“我们现在不是好好的吗?”

因为一个误会,现在他更加珍惜这段感情了。

前面正好是红灯,车子停下来。纪淮抒伸手握住她的,刚要说话,突然发现她的戒指没戴。

温纯解释道:“几百万的戒指,我把弄丢了。”

纪淮抒应了一声,“你不想戴就别戴了。”

温纯笑笑。

他拿出另外一个盒子,“那戴这个吧。打开看看。”

温纯打开,见是一直手镯,18k的玫瑰金,表面用钻石点缀着。

红灯已经变成了绿灯,纪淮抒启动了车子,他缓缓说道:“我看你平时喜欢戴手链、手表,今天露出楼下商场,一眼看中这镯子,觉得很适合你,就买了。”

温纯戴在左手腕上,大小正适合。“很漂亮。”

“本来可以刻字的,我想想还是没刻了。”

“还是别刻了。要刻千万别再刻wc了。”温纯说完自己也笑了。

“你大哥当时送你手链怎么会想刻wc在上面的?”纪淮抒忍不住吐槽温续了。

“他习惯了吧,给温苒的手链刻的wr,我的自然是wc了。”

他笑笑,难怪温续这么多年都单身了,大概是有原因的。

晚上,两人又是一番身心交流。

到了最后,温纯困得眼皮都睁不开了。

纪淮抒抵着她,“明天想去哪儿?”

“想睡觉!”温纯抬手圈着他的脖子,声音软软的,“你不困吗?”

“不困!”纪淮抒吻着她的眼睛。

温纯腹诽,平日看着温文尔雅,私下里原来是这般模样!

“我好困啊。”

“你的体力太差了。”

“是你的体力太好了!”同样都是坐办公室,为什么两人差距这么大。

纪淮抒失笑,“傻!”

温纯眸光含水,亮晶晶的。“我这两天不是安全期,你小心一点。”

纪淮抒身体一僵,眸光悠悠地看着她,“知道了。”

周一,纪淮抒将温纯送到悦心大楼下。温纯困的睁不开眼,这一路还眯了一会儿。

纪淮抒推推她,“到了,快醒醒。”

温纯怒,昨晚三点才睡,她能不困吗?她瞪他一眼,“今晚我要加班。你回自己家吧。”

纪淮抒叹了一口气,“你舍得让我独居?”

“舍得!”温纯下了车,随后后面一辆出租车跟着停下来。

李以宁叫了一声她的名字,大步走过去。她一眼就认出了纪淮抒的车。“纪总——”

温纯对她报之一笑,“早上好。”

纪淮抒也朝她点了下头。

李以宁震惊了,“喔,原来是纪总啊。”

纪淮抒笑了笑,“是我。”

温纯冲她挥挥手,“你快去公司吧。”说完,她拉着李以宁的手臂,“走吧。”

“温纯,你也太不够意思了。连我都不说。”李以宁叹了一口气。

温纯扯了扯嘴角,“抱歉。一开始没告诉你,连我自己都不确定。”

“所以纪淮抒从一开始就抱着追求你才找你设计他的房子?”这么想,李以宁觉得太浪漫了。

“不是。你想多了。我们也是在相处中才确定关系的。”

李以宁将一切都串起来,终于想明白了。“你这顿大餐肯定得请!”

“没问题。”

“现在还需要保密吗?”

“随其自然吧。”温纯坦然道。

李以宁真心诚意替她高兴。所以说,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缘分,强求不来的。郑晓萌处处与温纯比较,在选择男朋友上,她应该比不过温纯了。

一个月后,节目录制结束,有人欢喜有人愁。

节目上最终有四人获得留下实习的权利,而现实中,这四人也留在了悦心。

大概两个月后,这档节目会在网络平台优哈视频上播出。节目组的工作人员已经提前和大家说过了,建议大家都开通微博,以及其他平台的账号。

从他们的推测,等节目播出后,大家肯定会收获一些的粉丝。很多素人通过节目,能获得小几十万的粉丝。

原本节目温纯他们几人是不需要提供微博账号的,但是导演组和他们讨论了一下,邀请她们开通微博,到时候一起互动,效果可能更好一些。

随后大家把微博账号名改了改,尽量贴近本名,方便认出来。

温纯之前就有微博,平时偶尔刷刷微博,看看新闻之类。她的微博除了发了几张六月的照片,别的都没有。

她想了想把原来的微博名改成了“温纯jj”。

从夏初到深秋, 日子就这么过来了。

长大以后,时间总之过得悄无声息,一月又一月, 一年又一年。

温纯和纪淮抒之间磨合的越来越顺。渐渐的, 她也发现,他的工作非常忙,每天要做的事情都很多。有时候, 两人能连着六天都不能在一起吃一顿饭。

当然, 两人在床上的交流越来越深入且合拍。

周末,纪淮抒带着温纯去看他奶奶。

老太太上周出院后,便回了自己家。

温纯特意买了一些水果, 都是这个季节刚刚上市的。

纪淮抒笑, “你这是要把水果店搬走了。”

秋天是收获的季节, 谁让这时候水果多呢。“这些都能放一段时间的。”

“他们没吃完估计都要坏了, 回头我们带些走。”

温纯睨了他一眼, “爷爷奶奶可以送邻居啊。”

“你说的是。”难怪她买了四个金灿灿的柚子。

一个小时后, 两人到了老人家里。

大家都在院子里, 老太太坐在椅子上,正在晒太阳。

肖舒芸也在, 正和纪淮抒的爷爷下象棋。

老太太第一个发现, “淮抒来了啊。” 语气喜悦。

两人拎着水果, 走进来。

院中的那棵桂花树有五米多高,满院桂花香,地上都铺着一层黄色小花。

“怎么带了这么多水果?”老太太惊讶。

“纯纯买的,一会儿您和爷爷尝尝。”

“我们哪能吃的完。”老太太嘴上这么说, 眼睛不由得看着温纯。

“奶奶好。”温纯笑着喊了一声。

“嗯。我听淮抒说, 您的邻居也经常给您送些吃的, 这些柚子是我朋友从她家水果寄来的,水分足,味道又甜。您也可以送给邻居。”

“你有心了。快放下吧,怪沉的。”

肖舒芸已经过来帮忙了,她亲昵地喊道:“淮抒哥、温姐姐——”

温纯对她点点头,“谢谢。”

“不客气,我最爱吃柚子了。”肖舒芸自从上次以后,她也想开了。现在纪家已经认她做干女儿了,她就继续做人见人爱的小锦鲤,一辈子快快乐乐,以后再找个爱她的男朋友,把她当小祖宗一样供着。

三个人一起把水果搬进屋内,不一会儿,把剥好的柚子端出来。

柚子已经切成小块,方便食用。

大家坐在一块,边吃边聊。

纪淮抒陪着他爷爷下棋,温纯和肖舒芸陪着老太太聊天。

老太太吃了一口柚子,忽然问道:“你们准备什么时候结婚啊?”

温纯正望着那棵桂花树,考虑着最近要不要做桂花糕。乍听到老太太的话,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我知道,现在的年轻人都不想太早结婚,也不想太早生孩子。”老太太看着她,“我年纪大了,还不知道今后会怎么样呢?万一我等不到呢。”

“奶奶——您会好好的。”温纯表情郑重。

“好孩子,奶奶也不是催你,只是希望你们考虑一下。”其实,老奶奶知道温纯事业心重,一开始心里就不太赞成。淮抒已经够忙的,妻子再那么忙,这两个人能过得下去吗?

可是淮抒坚持,她也不好说什么。

任何感情都是需要时间相处的,友情是,爱情也是。

两个人刚开始好的蜜里调油,可是婚姻家庭还是需要时间去经营的。

“淮抒肩上的责任太重,今后家里的事,还是要靠你来操持。其实,做成功男人背后的女人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老太太叹了一口气。

温纯微微沉默了片刻,她有自己的想法,但是老太太是长辈,她自然不能当面回绝。

肖舒芸心里感叹,她从小就是被这样培养的,如果她嫁给纪淮抒,肯定会把家打理的妥妥帖帖。平时以纪淮抒为中心,陪着他参加活动,没事的时候,自己喝喝茶、买买买。温纯肯定不习惯了。

那边,纪淮抒和纪爷爷下了一会儿,老爷子眼见就要输了。

纪淮抒从小学棋,围棋、象棋都能精通。当初还是老爷子亲自教的。

老爷子哼了一声,“今天不下了。”

“下回我让着您。”纪淮抒笑。

“做人做事不能锋芒毕露。你还是和小时候一样。做生意和下棋是一样的道理。”老爷子自然也是听说了他终止了几个要合作的开发案。

“现在适合韬光养晦。”纪淮抒回道,“如今的经济变革太快,这几年已经不适合盲目扩张了。”所以老一辈的观念已经不太适合现在的发展理念了。

老爷子悠悠地喝了一口茶,“你奶奶最近在我面前念叨了好几次,希望你快点结婚。”

“不急。”纪淮抒不动声色地回道。

“你不急,我们急。”老爷子声音不自己地提高了。

温纯和肖舒芸都看过来,眼里满是探究。

纪淮抒朝着温纯弯了一下嘴角,告诉她没事。

温纯也扯了一抹笑。

两人眼里哪还有别人啊。

就在这时,又有人来了。季染染嘴角挂着笑意,“纪爷爷纪奶奶——”话音未落,她看到了温纯。一大早,她陪着她妈妈去买菜,又开车将她妈妈送来。

她没想到,温纯今天也来了。

季母提着袋子,“我去准备午餐。”

季染染咽了咽喉咙,“我一会儿来帮您。”

季母摇摇头,“不用,我忙的过来。你早点回家吧。”她顾忌着女儿的自尊心。

季染染脸色已经恢复,“没事。”

温纯冲着她笑了笑,“真巧。”

“是啊。”季染染也挤出一抹笑,“前面有个湖,我们过去走走。”

温纯知道季染染是有话同她说,她看向纪淮抒,“那我和染染出去走走。”

“好。我上午休息一下。”

温纯扬了扬嘴角,“我想做桂花糕,你帮我摘点桂花吧。”

“难怪你一进来就盯着桂花树,原来在打这个主意。回头帮你弄。”纪淮抒失笑,语气中透着宠溺。

肖舒芸咬了一下唇角,还是羡慕嫉妒温纯了。

温纯和季染染走后,肖舒芸也回屋里看出了。

两位老人留下院中,听风看云。

老太太叹了一口气,“你孙子可真受欢迎。”染染是家世差了点,舒芸又和他无缘。

老爷子摸摸下巴,“温纯也不错。”相伴了五十多年,他比谁都知道老太太心里想什么。

“是不错,就是太有主意了。”老太太怎么会看不出来,温纯根本不想那么早结婚。可偏偏,纪淮抒就非温纯不可了。

那边,温纯和季染染漫步到湖边。

湖水清澈,微风吹过,湖面荡起了一圈圈涟漪。

“一直没有告诉你,我和纪淮抒不是亲戚。”季染染一路都在整理情绪,很久以前,她就想过,怎么告诉温纯她们,她和纪家一点关系都没有。

“我妈妈以前是纪家的打扫阿姨,我读书也是受纪家资助。以前不说,因为怕被人看不起。”季染染望着她,“温纯,以前我真的很羡慕你。”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加我微信: sumwb886 备注: 外包

免费领推广引流方案+100种卖货方法


相关文章 更多>


Copyright © 商梦外包. All rights reserved.商梦网校 版权所有 苏ICP备14047127号-16 SiteMap

咨询
电话
联系我们
客服中心
联系方式
400-9010-860
- 在线客服
微信号:sumwb8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