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已有 70 位用户得到了商梦的专业解答
是这样的,我对营销还是有两下子的,您可以告诉我您的营销疑问,反正也不花钱,对吧
您的疑问(选填)
您的电话:

手机号输入有误

手机号输入有误
提交成功!

稍后严选师将致电您,为您提供免费营销咨询服务


关注镖狮公众号

免费营销课程

海量营销攻略

专家在线解答

业务案例展示

提交失败!

您的需求发布失败,请检查网络后重新发布或致电400-9010-860联系我们


关注镖狮公众号

免费营销课程

海量营销攻略

专家在线解答

业务案例展示

摆摊卖冰粉怎么样,摆摊卖冰粉一个月挣多少?

分享到 微信二维码
author author 文章时间 2022-10-25
行李箱隔间,一度成为今年最火的生意之一。 很多人被网上“一天赚一千多”的说法吸引,觉得一天摆摊几个小时就能轻松…

行李箱隔间,一度成为今年最火的生意之一。

很多人被网上“一天赚一千多”的说法吸引,觉得一天摆摊几个小时就能轻松补贴家用。

城市里也有很多豪车摊主,价值百万的车,都是打开后备箱卖30元一束的花或者10元一碗的凉粉。

也就是近几年,在长三角,干线市场遍地开花,成为一种文化潮流。

对于摊主来说,在后备箱摆摊是极其烟火的,也是一种难得的人生体验。

但抛开热闹的氛围,部分摊主无证经营,食品安全和产品质量难以保证。不仅如此,违法占道、乱扔垃圾等城市管理问题也日益显露。许多人匆忙离开,因为他们的失望大于他们的期望。

有人认为,由于种种制约,干线市场只能昙花一现。也许你不必这么悲观。

起初,树干经济就像一面镜子,折射出个体经济的韧性;后来像筛子一样,大浪淘沙,留下了宝贵的经验,真正值得继续。

?后援市场人山人海,特别热闹。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五匹马被划掉了”

后援市场有过一段辉煌的时光——晚上4个小时,收入过千元;一周只有三个晚上,月收入过万。这些看似荒诞的故事,其实正在后备箱市场上演。

今年3月,南京长江沿岸的五马渡景区,车店林立。摊主们打开自己车子的后备箱,在前面贴上了夜市之类的标志,服饰和品类也更加新颖有趣。

有人用无人机航拍记录下了这一幕——它位于幕府山北麓,紧挨着滚滚长江,在一条笔直宽阔的大道两旁,像萤火虫一样铺就…这个极具烟火气的视频在南京迅速“出圈”,在很多人心中种下了摆摊的种子。

任晓晴工作压力大,决定下班后去卖咖啡。一开始,她并不想靠摆摊赚钱,只是为了放松。在圈内主干道市场的视频中,车队的30多辆车已经出摊。

任晓青找到车队队长,打了个招呼,顺利加入。

“一开始,我并不适应。我觉得摆摊卖东西很奇怪,还得喝酒。”

任晓晴说,她决定先埋头做咖啡,拿出一壶两三杯咖啡,至少等9分钟。没想到,在这样一个慢节奏的摊位前,排队的人越来越多。此后,她多次跟随车队。生意最好的一个晚上,任晓青营业额近2000元。

对于主干市场来说,手磨咖啡并不是最合适的品类。在玩柠檬茶的摊位,每天晚上可以用两桶茶底;

卖烤淀粉香肠的摊主一天要准备几盒香肠;在卖鲜榨橙汁的树干旁边,堆着一堆橘子废料。

哪怕是最简单最便宜的零食,一天也能卖两三千元。

周在南京有自己的花艺工作室。他觉得后备箱市场新奇,想结交朋友,拓展业务。摊主们曾经约好去一个摩托车俱乐部脱颖而出。

那地方有点荒凉,一个大厂房中间有一块空地。早已熟识的摊主们围成一圈,调整好车的位置,然后坐着聊天。

“位置太偏了,根本不指望有人来。”让周舟没想到的是,那天来了很多人,她准备的货根本不够卖。

与此同时,“复制版”的五马渡市场开始在南京遍地开花。经验丰富、足智多谋的摊主们开始自发与商场、公园或景区等休闲场所谈判。敲定场地后,他们招募了后备箱的摊主,每个摊主都有一些固定的追随者。

车队很快从五马渡的一个发展到十几个。任晓青和周舟双双“自立门户”,摊主成了队长。

同时,市场场所也嗅到商机,主动为干线市场提供场地,以吸引更多人流量。在一些答谢会、车展等商业活动中,每个摊主还能拿到几百元的摊点补贴。

?南京弘基遗址公园旁的主干道市场。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形势或风格的突然变化,很快就会发生。

主干市场又火了一个月。6月之后,南京干线市场似乎出现了“危机”。

危机首先出现在大本营乌马渡。随着规模的扩大,设置在那里的车辆逐渐占据了整条道路。

地摊收了之后,垃圾遍地,“野”的后备箱市场一发不可收拾。

从4月份开始,负责城管的执法人员在五马渡待了半个月。毗邻达摩古洞景区,伸出了橄榄枝,五马渡市场从路边搬到了景区,却不再像以前那样热闹。

周描述,有一段时间,南京几乎每个商场门前的空地,周末都是大大小小的主干市场。同时,后备箱的摊主也不再稀缺。

任晓青组建的“南京大肉队”从十几辆车起步,后来扩大到近2000辆。商场或者公园还是愿意为主干集市提供场地的。

但每个加盟的摊主都要缴纳50元到100元不等的管理费,最受欢迎的场地管理费达到300元。有些队长在招摊主的时候也会收取一定的费用。对于这些摊主来说,都是额外的成本。

?南京弘基遗址公园旁的主干道市场。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主干市场几乎总是在户外。今年夏天的炎热天气扼杀了许多人的热情。

有一段时间天气太热,花娇嫩,我舍不得。我转行卖了两个月的手榨果汁。还有卖施舍鸡的商贩,在树干前支起一张桌子,上面放满了蘸酱和食材的盆。

突然下了一场大雨,来不及收回,他们就吃不下了。卖羊毛钩针的摊主拿出自己在家做的手工小玩意。

下一场阵雨,一阵风,发夹,耳环等。重量轻,掉到水里卖不出去;手工卖柠檬茶的摊主,柠檬的香味和汁水只有用很大的力气才能抖出来。他每天都出汗,衣服湿了又干,干了又湿。

曾经一天赚几千块的摊主,现在也赚不到钱了。七夕那天,电影城有个卖花的摊位,周日到周日。只有周围的居民带着孩子散步。没有节日,气氛也不到位。只卖出了几朵花。

记者采访当天,下着倾盆大雨,守了一夜的摊位。只有一个小女孩买了两束花。周已经习惯了这种独处,生意不好几乎成了常态。

“我做了一两个月也没赚到钱,劝了很多人辞职。”

周说,到夏天结束时,车队解散了,摊主们也走了。各车队正在转移设备。

“一个卖烤生蚝的摊主,一开始是赚钱的,所以很‘顶’,辞了工作。后来,他不得不另找工作。”

任晓青听说南京第一家咖啡车,最火爆的时候,出场价1500元一天。现在已经不卖了,连车都要卖了。

?周的后备箱摊,她主要卖花,经常带着自己的宠物猫出去招徕游客。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网络名人效应

经过反思,原来的干线市场之所以能赚钱,是因为“网络名人效应”。

今年4月底,马克还想过在后备箱里卖柠檬茶。在摊位前,他仔细研究了社交平台上其他摊主的设备,设计了自己的后备箱摊位。

每次出摊,马克都会穿一件显眼的花衬衫。

“让每个人都记住我。买柠檬茶就得买花衬衫。”马克说。

在干线市场,为了有所作为,收集“网络名人”的要素可能比产品质量更重要。

马克的第一个摊位是在5月1日,附近有一家网络名人咖啡店,自带流量。虽然做好了充分的准备,但一旦到了现场,还是感觉“被卷”了起来。

有人给全车涂上了醒目的卡通人物;豪车和地摊的对比,是一种天然的交通代码。

开着几百万的跑车卖香水小样,日系材料,冰粉,赚足了眼球…几乎每个行李箱都有个性化的在线名人标签。

?马克每次出去泡柠檬茶,总会穿一件花衬衫,挺有个性的。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开社交账号,在网上引流自己的摊位,也是摊主们一开始就准备好的“套路”。

马克开了一个账户,一个专门的摄影师为他拍了一张“展台照”。构图、光影、照片中出现的元素,都讲究大气感。照片发布在网上,建议大家去打卡拍照。

有时候他也会发信息内容,告诉后来者柠檬茶要准备什么材料,后备箱怎么装修,哪里的摊位人流量比较大。

很多人会在底下评论:“明天放哪里?”

“我能在网上预订吗?”不忙的时候,马克会在摊位前支起三脚架,直播从打开后备箱到准备摊位再到关闭摊位回家的全过程。其间,他会和观众互动聊天,然后添加联系方式,观众加入客户群,一切就水到渠成了。

?马克的柠檬茶摊,汇聚了各种网络名人元素。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任晓青也是深谙此道。她之前摆摊卖咖啡时,介绍了“冲泡咖啡”等新奇产品,并在摊位旁放了一台3D打印机,好奇的参观者蜂拥而至。

现在,大弘基遗址公园旁、南京护城河旁的路边,是任晓青车队的正规摊位。

为了给车队引流,任晓青特意请了一位收藏家在集市现场展示自己的藏品,都是七八十年代的老物件;她还邀请了一支乐队现场演唱。

然而这一次,效果并不理想。任晓晴在社交平台做了直播,对着镜头聊了一晚上。

同时在线人数不超过20人。线下也是冷清,很多摊主都花了一夜的时间等待开业,最后却草草收场。“网络名人效应”失败了吗?

?摊主们用灯光和横幅装饰后备箱,充满了气氛。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新的出路

“我们队长见面就聊。如果不做出改变,恐怕以后都赚不到钱了。”

周说:随着众多后备箱市场的开放,后备箱店铺的涌入,神秘感消失,消费者不再有新鲜感。失去了形式上的唯一性,人们开始关注树干市场上出售的商品的质量。

“网络名人”光环褪去,“只是普通零食”、“价格高、口味平庸、来钱快”、“无非皮箱”等评价不断冒出。

大多数摊主,都是为了摆摊而赶着上班。单价10—20元的冰粉、提拉米苏、柠檬茶、碗饼等。是最好的选择。

制作门槛不高,可以在网上制作配方,但是没有市场打磨,口感和味道很难有特色。

任晓青描述,有时候后备箱市场有30辆车,一半都在卖柠檬茶,几乎成了水吧一条街。

更“致命”的是,人们对后备箱销售的信任度比实体店差很多。产品安全吗?质量可以接受吗?有相应的营业执照和卫生许可证吗?记者从多位队长处了解到,在实际操作中,由于没有出台明确的规定,对暂时没有固定门店的摊主采取提前申报、随时检查、督促改进的方式进行管理。

“但如果食品安全出了问题,消费者也没办法投诉,对整个后备箱市场的声誉影响也不好。”任晓青说。

长期以来,网络名人的商业业态迅速恶化,与内容同质化、管理标准不到位分不开。同样的困境正在主干市场上演。

在多方呼吁下,今年9月,南京市商务局、市场监管局、城管局、文化旅游局、公安局、卫健委六部门联合发布《关于鼓励和支持南京汽车后备箱文化市场健康有序发展的若干措施(试行)》,出台八项政策措施,率先在全国范围内明确,要建设健康低碳、创新亲民的汽车后备箱文化市场。

有人已经在探索走出行李箱市场的新方法。比如任晓青开始尝试车队统一收银——每天50元内卖零食的摊位费,卖文创产品的10元;统一收银更换后,250元以下的收入不再收取,250元以上的部分收取20%作为摊位费。她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收集每个摊位每天的销售数据。

“以后用数据说话,什么样的场地适合什么样的商户。”

任晓青对车队的最终定位是创业平台。在干线市场的新消费场景下,他离开优质的摊主,指导开店,或者发展品牌。

南京弘基遗址公园是大型肉类运输队的日常摊位之一。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这个国庆假期,干线市场已经与新的业态相结合,孵化出更多的商业可能。

比如,大肉队与大霍恩吉遗址公园联动,在展台可以买到打折的景点门票,实现了新潮交通与旅游经济的巧妙结合;大肉车队还走向社区,成为露天电影等活动的配套环节,给市民带来更丰富的体验。

比如南京各商业综合体前的市场,除了后备箱摊位,还有即兴喜剧、异域文化展、音乐现场等层出不穷的活动,新奇好玩。

干线市场也在慢慢迭代升级。多元化的可能性或许才是正确的打开方式。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加我微信: sumwb886 备注: 外包

免费领推广引流方案+100种卖货方法


相关文章 更多>


Copyright © 商梦外包. All rights reserved.商梦网校 版权所有 苏ICP备14047127号-16 SiteMap

咨询
电话
联系我们
客服中心
联系方式
400-9010-860
- 在线客服
微信号:sumwb886